主站

載人登月大戲即將上演,誰有能力“霸占”月球?

發布日期:2022-07-13 來源: yabovip10

最近發生了兩件事,一件是NASA(美國航空航天局)局長尼爾森突發狂言:中國人想占領月球!另一件是在之前早幾天,NASA發射了一顆叫“拱石”(CAPSTONE)的立方體衛星,被認為是啟動阿爾忒彌斯計劃的第一槍,但發射幾天後突然失聯。

一時輿論大嘩,沸沸揚揚。我國外交部發言人對尼爾森的說法嗤之以鼻,進行了嚴厲駁斥;而失聯的那顆“拱石”也隨後恢複了聯係。那麼這兩件事透露出什麼信息和意義呢?我們一起來了解一下。

到底誰想霸占月球?

有關霸占月球的話題是7月3日挑起的,主角是NASA局長尼爾森。他在接受德國《圖片報》專訪時突然爆雷:“中國可能登陸月球,並說‘現在這是我們的了,你們別過來’。我們應該對此感到擔憂。”同時他還宣稱:中國(航天)的確不錯,但這也是因為他們偷了別人的創意和技術。

7月4日,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回懟了這種說法,認為這是罔顧事實、信口開河,中方堅決反對,強調了中國航天事業是自力更生自主研發,和平利用外空,反對外空武器化和軍備競賽的原則立場,還批評了老美太空計劃過程的“黑曆史”。

那麼到底是誰想霸占月球呢?我們先來了解一下有關太空開發利用的一些國際政策和法規。

早在上世紀五十年代,人類的航天活動剛剛開始時,人們就注意並探討外層空間的立法問題,聯合國於1959年就成立了和平利用太空委員會,先後擬定了三項宣言、三套原則、五個國際公約。

這樣就形成了規範人類太空活動的係列國際法,統稱為太空法。尤其是五個條約,簡稱《外空條約》、《營救協定》、《責任公約》、《登記公約》、《月球協定》,比較詳細規範了各國在太空活動中的行為。

法規對太空主權、資源、環境、運輸、責任、軍備控製、遙感、空間站等作了詳細的規定。如《外空條約》的第一條和第二條,就規定外層空間的探索和利用開放給世界所有國家,鼓勵國際合作,包括月球和其他天體,都不能依據國家主權要求,通過使用和占領以及任何其他方法據為己有。

在《月球協定》中,更詳細規定了在月球上禁止建設軍事基地,隻能和平利用,各國平等享有在月球上從事科學研究的自由。並規定,月球及其自然資源為全人類的共同財產,任何國家和組織、個人都不得占為己有,隻可取樣用於科研。

太空法是具有強製性的國際法規,各國組織及公民都受到約束。因此,任何國家、組織和個人,都不可能隨便將月球據為己有,也不可能在月球等一切地外星球上設置軍事基地,如有倒行逆施者硬要冒天下大不韙,就會成為人類公敵,受到懲罰。

尼爾森為啥突然口出狂言呢?有人認為他這話有些反智,但尼爾森並非傻子,某種意義上來說比你我都聰明多了,他並非不知道無論是中國還是美國,都沒有這個能力去霸占月球,說這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目的就是向國會施壓:為了保持美國太空優勢,就要多撥點錢給NASA。

國人看到尼爾森說這話時的樣子,嘴臉很可惡。其實有時候,尼爾森也並不那麼可惡,在我國祝融號登陸火星成功之際,他曾高舉著祝融號火星車傳回的照片,表示祝賀並期待有更多發現。

這兩種麵孔,其實都是為了一個目的:中國實力不可小覷,老美政府應該多撥錢給NASA,以保持老美航天領先地位。

人類現在登月或在其上建基地,主要還是為了科學研究和太空探索。但隨著人類科技水平發展,很可能會開發月球上的礦藏資源,如優質核聚變燃料氦-3等,到那個時候就需要有更具體的國際法規來約束了,否則形成蜂擁而上強者為王局麵的話,就是人類悲劇了。

阿爾忒彌斯計劃/

阿爾忒彌斯是古希臘神話中的狩獵女神,這裏就不多做解釋。這裏的阿爾忒彌斯計劃,是由美國政府資助的載人登月項目,目標是在2024年將宇航員送上月球並平安返回,而且在月球軌道建立深空之門空間站,在月表建立常駐基地,實現月球常態化駐留機製,為2033年左右載人登陸火星作準備。

這個項目由NASA主導,美國多家商業航天企業以及國際合作夥伴參與,國際合作夥伴包括歐洲、日本、加拿大、意大利、澳大利亞、英國、阿聯酋等國家和地區的航天機構。

美國時任總統的特朗普於2017年簽署的《1號太空政策指令》,正式批準了阿爾忒彌斯計劃;2020年12月10日,時任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肯尼迪航天中心舉行的會議上,公布了參加重返月球任務的18名宇航員名單,被稱為阿爾忒彌斯隊。

計劃分兩個階段,第一階段從2019年到2024年,科學目標是通過登月飛船試驗和對月球的無人探測等準備工作,在2024年實現載人在月球南極登陸;第二階段從2025年到2030年,完善建設月球軌道空間站和月球基地,實現在月球上長期駐留,並完成一係列科學考察和試驗任務。

登月任務運載工具主要采用NASA自行研製的超重型運載火箭,將新型獵戶座飛船送上地月轉移軌道。獵戶座飛船比上世紀登月的阿波羅飛船大2.5倍,最多可容納6名宇航員,飛船在性能、安全、信息處理上都融合了現代最先進技術,比過去飛船、國際空間站和航天飛機都有大大提升。

登月發射任務被稱為阿爾忒彌斯1號、2號、3號任務;1號任務為無人實驗飛船,2號任務為載人環月飛行,3號任務為在月球南極載人登陸。2020年NASA發布了計劃大綱,定於2021年執行1號任務,2023年執行2號任務,2024年實施3號任務,也就是實施載人登月。

但實際上由於疫情等多方麵原因,2021年沒有完成1號任務,推遲到今年執行;這樣2號和3號任務也相應推遲,載人登陸月球南極的任務就要到2025年才能實現。

在這項龐大的11年重返月球任務中,除了NASA唱主角,還吸收了多個私人商業公司參與,包括太空探索技術公司、藍色起源公司和航天動力公司,這些公司分別得到了預算撥款,設計出登月著陸器方案。但最終太空探索技術公司,也就是馬斯克那個SpaceX中標,他們獲得了29億元著陸器建造協議。

據消息稱,馬斯克的龍飛船將作為地球到月球空間站之間的貨物公交車,而巨型星艦將作為登月艙,從作為中轉站的月球門戶空間站接送來往月球表麵的人員和貨物,這也意味著執行將宇航員運送到月球任務的獵戶座飛船,不再需要攜帶登月艙,而是將人和貨物運送到漂浮在月球軌道的門戶空間站即可。

相比上世紀登月,這是一個巨大改變,將讓人類登月變得更從容和更安全。如果真是這樣,這艘被命名為“深空之門”的月球空間站就需要提前建成。據NASA透露,深空之門將會在2023年開建,2026年建成。

這是一艘比國際空間站小一號的“太空旅館”,由動力推進、居住、貨物物流、艙外活動等四大模塊組成。這將是人類第一個具有殖民門戶意義的“太空旅館”,不管登月還是未來飛向火星,這個門戶都會起到中繼站或跳板作用,遠航的人們會先到這裏中轉,然後飛向遠方。

不過這似乎不適應馬斯克一次能運送100人去火星的巨型星艦,這個小旅館隻能住下6人。

深空之門空間站延續了國際空間站的合作模式,依然由老美主導,16個國家參與,包括俄羅斯、日本、加拿大、巴西和11個歐洲航天局成員國。不過,由於俄羅斯受到歐美國家的嚴厲製裁,是不是已經被踢出了這個朋友圈尚不得而知。

阿爾忒彌斯計劃還有許多細節問題,包括艙外活動裝置、宇航服的設計製造等也在同步推進。前陣子據說因宇航服設計製造拖延了工期,也是登月計劃後延的原因之一。那麼,2025年人類再次返回月球的登陸計劃是否能如期實現,還需拭目以待。

“拱石”立方星突然失聯,差點讓阿爾忒彌斯計劃首發失利/

“CAPSTONE”立方星被翻譯為“頂石”或“拱石”,是NASA6月28日發射升空的一個很小的探測器,隻有微波爐大小,重量為25公斤。它雖然很小,但很重要,這次發射至少有三點值得人們關注。

其一,這是自從我國嫦娥五號登月帶回1.7公斤月壤後,時隔一年半人類再次發射的首個前往月球的探測器;其二,這個探測器首次采用了光子發動機推進技術,將對未來航天推進技術產生深遠影響;其三,這次發射被認為是阿爾忒彌斯計劃的首發任務,備受矚目。

可以說,拱石立方星是阿爾忒彌斯計劃發射的第一艘小飛船,可以說是載人重返月球的第一槍。別看其個頭小,任務很重要,主要是測試登月任務的月球軌道,也就是為月球門戶空間站的運行軌道探路和導航,未來的月球空間站就運行在這個軌道上。

這顆小立方星搭載火箭實驗室的“電子號”火箭於6月28日發射升空後,在地球軌道上環繞了近一周的時間,通過間斷性啟動“光子”發動機,逐漸提升速度擴大軌道高度。當最後一次點燃“光子”發動機,“拱石號”獲得離開地球軌道的動力,進入了地月轉移通道。

光子火箭是利用愛因斯坦相對論和質能方程原理,依靠電磁輻射量子(光子)定向流產生推力的光子發動機推進,理論上深空遠航可見速度最終推送到接近光速,一直以來還隻是停留在理論和實驗上,這次NASA卻已經進入空間實際利用。

當然,這次的光子發動機能量很小,推進時間也很短,速度並不大。但這是一項不可限量技術的開端,對未來星際遠航具有開拓性的裏程碑意義。

“拱石號”離開地球後,將沿著一條漫長的迂回路線前往月球,最遠將被拋射到地月係外側130萬公裏處,然後被引力拉回。經過4個月的旅途,在11月13日滑入月球“近直線暈軌道”。這是一個圍繞著月球的高度橢圓的軌道,近月點約3400公裏,遠月點達到7.6萬公裏,軌道周期為7天。

這是一條高傾斜度大傾角的繞月軌道,就是即將開建的月球門戶空間站軌道,軌道周期大部分運行弧段對月球南北極可見,便於為那裏的中繼通信服務。月球南極富含水冰,正是阿爾忒彌斯計劃的重點登陸考察地點,未來的月球基地也可能建在那裏。

一切似乎都很順利,但在“拱石號”脫離地球軌道進入地月轉移不久,突然與全球深空網絡失去聯係,一點消息也沒有。由此,不但NASA急了,全世界不管關心還是不關心“拱石號”死活的媒體,都不甘人後的熱炒起來。

一時之間,擔憂的,嗤之以鼻的,幸災樂禍的,眾生舞台,生旦淨末醜應有盡有。而對於NASA來說,這首發失利可不是個好預兆,或許就會因此延緩登月進程,又或許會給國內反對派以口實,甚至影響國會對後續的撥款。

7月5日,NASA發言人薩拉·弗雷澤發表了聲明:

“7月4日成功部署和調試後,CAPSTONE衛星在與深空網絡接觸時遇到了通信問題,項目工作小組正在努力查明原因,並重新建立通信。”

好在焦慮的煎熬二十幾個小時後,7月6日上午9點26分,這個小玩意終於重新與深空網絡建立了聯係,地麵在1小時後開始接收來自衛星的遙測數據。

據NASA公布的失聯調查結果,是操作團隊發現測距數據異常後,給“拱石”發送了一個診斷指令,由於發送的格式不正確,導致無線電設備停機。由此看來,不是“拱石”自身問題,而是發送的指令有問題。

但後來“拱石”自檢係統應該會自行重啟無線電,卻由於軟件故障沒有及時完成這個啟動。好在後來自主飛行軟件最終清除了故障,重啟了通訊模塊,才恢複了與地麵的通訊。收到的數據顯示,失聯的這段時間,“拱石”狀態良好,安全忠實地運行在既定路線。

最新的情況是,“拱石”姿態穩定,成功地展開了太陽能電池板,開始為自帶電池充電,推進係統也為下一次機動做了準備。與此同時,“拱石”還與聲控網絡的西班牙地麵站和加利福尼亞的“金石”地麵站進行了聯係,讓操作人員確定和掌握其位置和速度。

看來一切都重新回到了計劃軌道,就等著一波波登月大戲上演了。那麼,我國的載人登月計劃何時啟動呢?值得期待。總之,人類對太空和星際的探索,不管是哪個國家作出的,最終都是為了人類更好的生存和發展服務的,我們都應該樂見其成。你說呢?歡迎討論,感謝閱讀。


來源:時空通訊

分享到:
收起